地产大佬入局,酱酒江湖再生变

发表时间: 2021-05-25 09:23:35

作者: 魏磊

浏览:

在酱酒这个领域想赚快钱有点难。要想在酱酒这个行业闯出点名堂来,无论规模大小,实力有多强,都要尊重产业规律,有耐心,不着急,否则再多的钱也只能是打水漂。因为在高毛利高增长的酱酒行业,一直都不缺资本,缺的是对行业有真正理解的人以及他们所拥有的信念和耐心。


519日,地产大佬之一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参加仁怀市人民政府与融创中国、环球佳酿酒业集团(衡昌烧坊)举行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官宣融创正式进入酱酒市场。

 

壹 衡昌烧坊的高光时刻


衡昌烧坊是谁?


传说它是市值2万多亿的酱酒龙头贵州茅台的源头之一。众所周知,贵州茅台是1950年后由茅台镇上赖茅、王茅、华茅三家酒坊合并发展而来的,如果以合并之前的产能衡量,赖茅规模和产能在三家之中都是最大的,因此,赖茅可以说是茅台最大和最正宗的源头之一;再向前追溯,赖茅是1941年赖永初向周秉衡收购的衡昌烧坊,因此,衡昌烧坊跟随者赖茅一并成为了茅台的三大本源之一。随着近年来酱酒的大热大卖,曾经的源头们再一次变得炙手可热,奇货可居。个中缘由自然是不说自明,谁都想搭上茅台这台酱酒的高速列车,并从中分得一杯羹。


衡昌烧坊是周秉衡1929年在茅台镇上创办的,起家是17个大窖;1938年,赖永初开始投资入股,参与到衡昌烧坊的生产和经营;1941年,赖永初全部收购了周秉衡的衡昌烧坊股权并改名为“恒兴酒厂”,“赖茅”从此开始在江湖上流传。很快,在赖永初精明而高超的经营运作之下,“赖茅不赖、享誉中外”的品牌形象开始走出茅台镇,行销全国大江南北。到1947年,衡昌烧坊产量跃居茅台镇三大烧坊之首,达32.5吨,开始成为茅台镇酱酒市场的当仁不让的第一花旦。1950年,名气渐大的赖茅来到北京,并开始在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各界代表人士的国宴用酒中崭露头角。1951年,茅台镇上的成义烧坊、荣和烧坊、衡昌烧坊(又名恒兴烧坊)三大烧坊合并成为国营茅台酒厂,从此中国酱酒“一哥”正式横空出世。这其中,衡昌烧坊作为茅台的正宗本源,其旧址和生产车间理所当然的荣升为茅台酒厂车间及茅酒古窖,成为了茅台酿酒工业核心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国内市场经济的活跃和白酒市场的逐渐升温,当年被公私合营收归国有的茅台镇的那些老字号的传人和后人们纷纷开始扛起祖辈的大旗,并按照古法传统配方和酿造工艺,重新恢复那些逐渐快被遗忘的老烧坊来生产酿造酱酒。一时间,诸如衡昌烧坊之类的大大小小的与茅同源的各类茅纷纷重出江湖,如赖茅、王茅、华茅、赖贵山等,衡昌烧坊也正是在此时复苏的各种茅其中之一。尽管顶着与茅同源的荣耀光环,但在茅台耀眼的光环笼罩下,茅台镇上除了茅台一家独大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茅们多少的成长空间。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曾经风行一时的“赖茅”虽然折腾的挺欢,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贵州茅台招安的结局,成为了茅台旗下子品牌之一。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衡昌烧坊虽然身处在酱酒的大风口之上,又有茅台正宗光环加持,这些年也依然只能是小打小闹,在酱酒市场中也很难翻起一朵浪花来,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地产大佬融创的到来。


20175月,融创旗下文旅板块大佬邓鸿在四川成都注册成立环球佳酿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这是融创进军酒业的冲锋号。10月,邓鸿开始接手衡昌烧坊,并注册成立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衡昌烧坊酿酒有限公司。2018年,衡昌烧坊营业收入规模开始突破1亿元,2019年销售额据说已经超过了5亿元。根据规划,环球佳酿未来4年将在茅台镇核心区新建生产基地,计划投资超100亿,规划产能达3万吨。预计2021年衡昌烧坊销售规模将达15亿元,并提出4年上市计划。


当然,对于地产大佬孙宏斌来说,拿下衡昌烧坊只是其涉足酒业的第一步。2020622日,融创地产参与的绍兴黄酒小镇开发项目正式签约,该项目总投资超300亿元,总建筑面积超100万平米,一期将于20229月亚运会前建成开园。对于融创而言,涉足酒行业,对酒文化和会展、旅游的整合显然已经成为了融创和孙宏斌要下的一盘大棋。

 

贰 跨界酱酒的大佬们

 

近年来,伴随着酱酒整市场的火热和茅台酒的一酒难求,酱酒市场着实火的不行,酱酒热早已渗透到白酒行业的各个角落。不仅仅大大小小的经销商们争着抢着要卖酱酒,而且也引来了大大小小的不少跨界者入行,越来越多的巨额资本将目光放在酱酒的投资上,已经有很多非酱酒企业开始涉足酱香型产品,试图能够在酱酒热的红利中分得一杯羹;这其中既有白酒的巨头,也有红酒的巨头,还有黄酒的巨头,药酒的巨头,还有还有纯正药业的巨头,真是好不热闹。


水井坊:外资控股的唯一中国白酒品牌。2021年宣布拟出资不低于5.6亿元现金与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正式涉足酱香型白酒经营,希望打造全新的一线酱香型白酒知名品牌。


海南椰岛:曾经的保健酒王者。202011月推出新高端酱酒椰岛海酱系列,其中包括椰岛海酱10、椰岛海酱20产品。20214月,椰岛酒业出资2.4亿元与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抢占核心区域优质酱酒资源,扩大市场销售规模,打造酱香型白酒品牌,进一步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实力。糊涂酒业位于茅台镇,拥有上万吨优质酱酒基酒存储量,具备每年近6000吨的生产能力。


光良酒:网红酒品牌,最会玩互联网的白酒界后起之秀。2021年开始在酱酒领域发力,推出新品浓酱兼香型的光良59plus,酒体由80%的光良59酒体与20%坤沙酱酒酒体组合而成。


天鹅酿酒集团:澳洲起家的红酒企业,第一家从红酒杀入酱酒市场的跨界者。从20193月开始立项酱酒,以茅台镇核心产区作为酿造基地,拥有300个窖池,年产优质大曲酱香酒3000多吨,现存年份老酒1万多吨,优质基酒3万多吨。20214月天鹅酿酒集团董事长李卫在直播中表示进军酱酒产业,用突破传统的全新模式去做藏酿造院,是天鹅酿酒集团下个10年中具有里程碑式的大事件,目标就是3年要做到10个亿,5年要做到20个亿。


古越龙山:黄酒老大,第一家从黄酒领域进入酱酒领域的跨界者。2020年,古越龙山旗下历史文化名酒女儿红发布女儿红+”新战略,跨界推出3款中高端酱酒,定价1299元、699元和499/瓶的女儿红金凤、红凤和珍品,黄酒老大开始上演跨界大戏。不仅如此,女儿红酱酒还在茅台镇核心酱酒产区拥有2家年产5000吨以上正宗大曲酱香作为生产基地和足够的基酒以及万吨以上老酒储存,由此可见,黄酒王者决心扎根酱酒领域的决心之大。


劲酒:保健酒老大的酱酒梦。2016年劲酒就开始入驻茅台镇,成功收购贵州台轩酒业有限公司,2017年更名为劲牌茅台镇酒业公司正式挂牌暨投产,标志着劲牌公司将在中国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茅台镇自主生产酱香型原酒的布局完成。目前年产量达到13000余吨,可存放原酒18000吨,已经成为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基酒产能已达贵州茅台的四分之一,大大改变了茅台镇现有的酱酒生产格局。


五粮液:曾经的白酒行业老大兼浓香型白酒老大五也曾来插足酱酒。20103月宣布正式进军酱香型白酒领域,推出了“永福牌”酱香型产品,年产能达到2万多吨;2015年,五粮液又推出了新的酱香—15酱系列产品。


洋河股份:进步最快的白酒企业之一。2016年洋河投资1.9亿元全资收购贵州贵酒,2017年收购了厚工坊迎宾酒业,两公司整合后在贵州贵阳修文和遵义仁怀茅台镇布局了生产基地,已实现了制曲、酿造、包装的全覆盖,预计每年可实现酱香产能5千吨左右,实现了对酱香型产品的初步布局。


今世缘:苏酒两雄之一,洋河的有力竞争者。2019年,今世缘推出具有独特品鉴体验的国缘V9清雅酱香型白酒,形成了清雅酱香型白酒工艺特点,开创了高端清雅酱香型白酒酿造先河。


娃哈哈:从饮料到酱酒跨界的先行者。早在2013年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就宣布投巨资与金酱酒业合作进军酱酒领域,并推出了价位分别是98元、198元和298元的三款领酱国酒新品,但收购之后业绩平平,领酱国酒也在2018年被河北华林集团收购。


天士力:第一家进军酱酒的药企。1999年天士力累计斥资50亿元收购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国台酒业 20205月国台酒业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二十余年的心血终成正果。


修正药业:成为第二家进军酱酒行业的药业集团。20213月,修正药业旗下修正酒业开始与茅台镇酒企商谈收购酱酒企业事宜,正式官宣进入酱酒领域的企图。其实,早在2002年修正药业就开始有意向进军酒业,2015年更是设立吉林修正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2018年和茅台集团合作推出健酱酒,修正药业二次进军保健酒行业,2019年开始逐步拥有自己生产酒业和罐装酒业的能力,涉及白酒、啤酒、红酒、黄酒、饮料等五大酒水品类。而对于目前进军酱酒,其更是希望以兼并重组方式,迅速吸收、打造一支专业的酱香酒生产队伍实现迅速做大做强的梦想。


金东集团:酒业产业链想通吃的玩家。2009年,金东集团成功收购了百废待兴的珍酒品牌,后陆续投入了近20亿元用于产能恢复和扩建、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


上海贵酒:纯粹的资本玩家。2019年开始,海银系陆续收购贵州贵酿酒业及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组建贵酒集团,并计划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


福建资本:纯粹的跨界者。2007年,福建资本(万祥、七匹狼、北京申易通、上海华欣)从振业集团手中接手组建董酒集团,结果是盲人骑瞎马,董酒的市场存在感越来越低。


湖北宜化:主业搞石化的。2007年,湖北宜化集团完成对贵州金沙窖酒厂的收购;2012年重组金沙酒业集团。目前,金沙酒业自称是贵州第二大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销售市场覆盖贵州、北京、山东、河南、广东、广西、江苏、安徽等地,2019年销售额为15.26亿元。


海航资本:野心大于实力的玩家。2011年海航集团以7.8亿元价格收购贵州怀酒,希望将其打入全国酱香型白酒市场前三名,但贵州怀酒发展不及预期。2021年,怀酒被国台收购。


除此之外,还有牛栏山、白云边等大大小小的不少企业亦纷纷加码酱酒。

 

从上可以看出,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各路资本挤破脑袋都想进入酱酒领域,无非都是看中在茅台的带领下酱酒细分市场越来越成气候,不仅利润率高,而且增速很快,想象空间大。和浓香型白酒相比,浓香虽然占据了白酒行业约70%的最大市场规模,但酱香型以10%不到的产能规模,却实现了行业近40%的总利润。在利润的驱使下,形形色色的资本纷至沓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娃哈哈、海航血淋淋的教训以及天士力们的成功经验警醒资本们,在酱酒这个领域想赚快钱有点难。要想在酱酒这个行业闯出点名堂来,无论规模大小,实力有多强,都要尊重产业规律,有耐心,不着急,否则再多的钱也只能是打水漂。因为在高毛利高增长的酱酒行业,一直都不缺资本,缺的是对行业有真正理解的人以及他们所拥有的信念和耐心。

 

叁 酱酒这片热土

 

2020年以来,随着茅台酒一瓶难求的加剧和茅台市值突破1万亿,2万亿元,国内酱酒热快速升温,一时入局者众。除了头部企业茅台外,郎酒、习酒、国台、珍酒等酱酒企业纷纷扩产,场外资本不断入局,酱酒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据统计,2020年全国酱香型酒产业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约9%;实现行业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同比增长14%;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即便如此,2020年全国酱酒产能规模仍不足中国白酒行业整体产能规模的10%,从产能的角度看酱酒依然是个少数派,发展空间依然十分巨大。


但随着酱酒市场的快速升温,近年来包括茅台镇核心产区企业在内的各大酱酒生产企业纷纷加码酱酒项目生产规模或对现有产能进行扩产。截止2020年底,茅台镇核心产区酱酒规模估计近20万吨,未来5年这一规模估计会增长一倍左右,达到30万吨以上。整个酱酒市场的产能规模也将从目前的50-60万吨增长到80-90万吨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在酱酒的核心产区,日前仁怀发布了《仁怀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纲要提出要推动仁怀酱香酒产区建设,强化世界酱香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首位度,倾力支持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技改扩能,推动“两个10万吨”目标早日实现,助力其成为全省首家“世界500强”企业,力争实现再造1个“茅台集聚效应”;全力支持茅台集团继续做大做强,按照“三翻番、双巩固、双打造”计划,到2025年,茅台集团营业收入达到2000亿元。除了茅台之外,纲要还提到,到2025年核心产区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要并加大对地方酱香酒企业扶持力度,争取国台等企业销售上100亿元,钓鱼台等企业销售上50亿元,劲牌、鹏程、五星、仁怀酒投等企业销售上30亿元,怀庄、祥康、远明酿制、国威、君丰、夜郎古、金酱等企业销售上20亿元,新培育亿元税收企业10家以上;到2025年,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由此可见,核心产区的酱酒梦真是不小。目前为止A股白酒上市公司全部不足20家,一个地级市居然就要有5家,胃口做事不小。


随着酱酒产能的逐步提升,可以预期的是酱酒市场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虽然现在市场是一酱难求,但也不是谁家的酱酒都能卖得出去,估计3-5年之后酱酒将会有30-50万吨的产能集中释放,市场将进入竞争激烈、品牌厮杀的环节后,很多小企业、小品牌可能就面临淘汰,进而实现品牌集中、产能集中和规模集中。2013-2015年,酱酒市场也经历过低潮期,连茅台酒这个的顶流产品也出现过滞销,大量的库存堆在经销商的无人问津。在新一轮产能大跃进的背后,茅台酒自然是不愁卖,但对大多数不具备品牌价值和品质内涵,抓不住消费者心智的酱酒产品而言,可能依然会要面临空有产量没有销量的尴尬境地,毕竟除了茅台还没有任何一款酱香酒就能做到摆上柜台就会自动产生动销。



如今的酱酒领域,头部航母贵州茅台仍在一路狂奔,牢牢占据了国内超高端的白酒市场份额,千亿目标已经不在话下;郎酒、习酒销售也都达百亿体量,国台、钓鱼台、金沙高速增长。赤水河畔热闹非凡,但酱酒热和产能扩张也催生了许多酱酒品类的乱象,如生态、品质、人才、品牌、渠道等方面的问题。在新一轮消费结构升级背景下,多元化、个性化意识的崛起和强化,消费者对白酒的消费需求也在逐渐发生变化。酱香酒由于其独特的口味正在赢得越来越多的市场和消费者,但对于酱酒企业来说,如何基于消费者的感受和价值做好产品,如何真实准确地传播酱酒文化和酱酒故事做好品牌,如何通过引导消费意见领袖及核心消费圈层行得稳、走得远,才是酱酒企业目前最需要思考的问题。


无论如何,目前的酱酒市场都正在享受着历史上难得的发展机遇,一酱难求的市场热度,蜂拥而来的社会资本,热情高涨的消费者,满怀期待的地方政府,望酱欲穿的经销商,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酱酒的明天有多美好。但最疯狂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未来产能的翻倍扩大带来的除了酱酒市场整体份额的提升外,还有更加残酷的市场竞争,这不仅有酱酒与浓香、清香、凤香等其他香型和品类酒水的竞争,更有酱酒企业内部之间的互相竞争。

 

酱酒虽香,一样会醉。酱香虽好,也会梦碎。酱酒江湖上,谁能笑到最后真的还很难说,后续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云廷投资立场。本文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与决策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地产大佬入局,酱酒江湖再生变
在酱酒这个领域想赚快钱有点难。要想在酱酒这个行业闯出点名堂来,无论规模大小,实力有多强,都要尊重产业规律,有耐心,不着急,否则再多的钱也只能是打水漂。因为在高毛利高增长的酱酒行业,一直都不缺资本,缺的是对行业有真正理解的人以及他们所拥有的信念和耐心。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扫码关注微信

扫码关注微博

版权所有 © 2020上海云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31011402007133号  |  沪ICP备13034849号

复制成功
微信号:1234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