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的博弈与融合

发表时间: 2020-03-20 15:00:00

作者: 黄胜国

浏览: 1027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社会各界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专家误导、记者失责等进行了广泛与持续的反思与批评,民众对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的关注度空前高涨。政府、企业与个人都有必要研究与把握好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既博弈又融合的关系。

组织权力指组织赋予的可以影响他人的、具有强制力的权力。对于国家而言,组织权力按照孟德斯鸠的说法包括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按照孙中山的说法包括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监察权和考试权,我们日常所说的官员、领导、主帅、总指挥等就是典型的掌握国家组织权力的人。对于企业而言,组织权力按照公司治理的逻辑包括所有权、决策权、选举权、监督权、收益权、知情权、优先受让和认购新股权、退股权,按照运营管理的逻辑包括申请权、建议权、审核权、审批权与申诉权,我们日常所说的董事长、总经理、部门经理等就是典型的掌握企业组织权力的人。另外,从支配资源角度,政府与企业的组织权力都可以细分为人权、事权与财权。


专业权力指因具备某种专门知识和技能而在组织中产生的一种影响他人的权力。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形容专业权力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们总是愿意服从那些他们认为最棒的人”。专业权力在范围上比较狭窄,但涉及的专业又极其广泛。比如我们日常经常提到的专家按其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可以分为医疗专家、经济专家、管理专家、金融专家、审计专家等很多类别。 


组织权力者需要考虑空间的问题,主要对人,思路主要在于可执行性;专业权力者通常只需要考虑线或面的问题,主要对事,思路主要在于事情的合理性。两者针对同一个问题,往往持不同的立场,做出不同的价值排序与策略选择。如在2019年12月8日至2020年1月20日期间,组织权力者与专业权力者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定性与应急处理在价值排序与策略选择上存在较大的分歧。   


组织权力害怕专业权力的较真与误导,专业权力害怕组织权力的无知与任性。有经验的组织权力者会广开言路,兼听则明,不仅会选择适合的专业权力者征询意见,还会选择多个专业权力者多方征询意见,甚至安排多个专业权力者集中讨论与辩论,从而做出最终的选择与决策。有经验的专业权力者会主动回避一些傲慢与任性的组织权力者,或者始终坚持初心与原则,勇于提不同意见,甚至通过公开发声等方式捍卫实事与真理。   

 

组织权力者往往需要统筹全局,涉及事务繁杂,对许多需要科学决策的问题不可能样样精通,需要各个领域的专业权力者提供资料和参考意见。而专业权力者需要通过组织权力者的决策与执行实现专业价值、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组织权力的边界退缩,专业权力的空间上升,两者需要深度融合。   


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的融合,最终需要落实到人岗匹配上。首先,需要弄清楚组织的岗位设置、关键岗位与任职资格,尤其是关键岗位的任职资格;其次,需要任命合适的人到关键岗位,使得人岗匹配;最后,需要建立及时纠错的机制,一旦发现人岗不匹配,能够及时做出换人或增加/减少/和并岗位等有针对性的处理。  


对国家而言,疾控中心主任和党委书记都是关键岗位,但岗位设置与任职资格要求是有很大差异的。疾控中心主任既需要具备防疫专业知识,也需要具备应急处理权力,需要专业权力与组织权力高度融合,其岗位定位需要优化;党委书记不需要特别突出的专业权力,但需要有统揽全局与纳谏决策的能力,不能整合与用好专业权力者通常难以胜任关键岗位。   


对于企业而言,关键岗位大多需要专业主义者,比如研发部经理需要对技术很专业,财务部经理需要对财务很专业,信息部经理需要对IT很专业。所以,专业能力强的员工即使没有组织权力,也可以向上管理上司,横向管理协作的同事。企业需要避免出现逆淘汰文化,即业务能力差的上司挤兑业务能力强的下属。  

 

对于个人而言,认清自己的位置至关重要。赵括、马谡都是很好的专业主义者,不是好的组织权力者,但他们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带兵打仗,全军覆没;张飞、关羽都是很好的组织权力者,但需要专业主义者辅佐;企业创始人在创业伊始若是一个优秀的专业主义者,要避免过度贪恋专业权力,因为容易造成企业创始人成为专业的天花板,影响创新文化、人才梯队与决策机制的建设与优化。  


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的博弈与融合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社会各界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专家误导、记者失责等进行了广泛与持续的反思与批评,民众对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的关注度空前高涨。政府、企业与个人都有必要研究与把握好组织权力与专业权力既博弈又融合的关系。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扫码关注微信

扫码关注微博

版权所有 © 2020上海云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31011402007133号  |  沪ICP备13034849号